官方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咨询客服

QQ咨询:

点击咨询

咨询电话:

13959264852

5cdd2dc095060.jpg

发布于:2019-06-13

引言

BIM技术在建筑行业中的出现和发展,已经显得越来越难以忽视。相比于嗤之以鼻的反感漠视或盲目冲动的妖魔化的技术崇拜,我们似乎应该保持更审慎和耐心的心态来接触和审视它。下面,我们尝试着将新兴的BIM技术放回到漫长的建筑学发展历程中,看看能得到些什么? 

腿腿教学网-浅谈BIM“绘图术”什么叫“绘图术”

关于绘图术 

回溯到公元前7世纪,古希腊的建筑师是用模型配合文字标签的方式来阐释设计意图和建造要点的;到了公元前5世纪,也就是卫城的时代,建筑师开始采用足尺的细部模型来推敲和规范建筑装饰的操作,但仍然罕有关于图纸的记载;在此后的近两千年里,建筑师更多以“写作”的方式来交代设计。那时的建筑先驱,如戴达罗斯(克诺索斯宫的创造者)、伊克蒂努斯(帕提农神庙的创造者),不仅要有卓越的艺术天赋,更须精通各类匠作工艺并熟悉材料。那些神庙建造的主持者定然是超人,凤毛麟角甚至不世出,而建筑设计也很难成为“行业”。 
可以说,正是绘图术的出现才催生了现代意义上的建筑师行业。人类真正系统地以绘图作为传达、阐释建筑设计意图的手段是从16世纪的人文时代开始的。一方面,如阿尔伯蒂、塞利奥、帕拉第奥等大师仍沿袭着维特鲁威“十书”式的写作;另一方面,伯鲁乃列斯基将透视法科学化了,艺术家们终于得以通过图纸来精确地推敲空间和形体的视觉呈现,而瓦萨里在佛罗伦萨创立的艺术设计学院则将系统的绘图术普及开来,并藉此将建筑学的思想层面从匠人的手工传统中解放出来。 

绘图术的解放来自它的抽象性,如果说透视法仍是在详实地模拟视觉扭曲过程的话,那么更加抽象的“剖切一投影”图在设计上的普遍应用则彻底地在思想层面上修建起了建筑学与其他艺术门类在技术工艺以外的专业门槛,并通过这种经由图纸编码一解码的神秘的“造物”过程,将建筑学渡入“大艺术”的殿堂。 

剖切一投影图的典型图式以平面图、立面图和剖面图(立面图是基于对地面的正剖切获得的建筑投影)为代表,这些至今仍作为我们的绘图基础。剖切一投影图不仅是成果表达的图式,更是16世纪以来执行设计推演的主要视图界面。由于今天的专业人士对这些视图过于熟悉,以至于常常会忽略一个重要的事实:剖切图和投影图在真实视觉中原本都是不存在的。如平面图是通过对墙体的水平剖切获得的正投影,空间在水平向的布置、尺寸及连通一隔断关系等都得以清晰呈现――这其中,剖切的抽象性使人得以在同一界面上同时洞悉并处理所有房间的关系,而在真实的视觉世界中,只要一个人置身于一个房间,就不可能观察全部其他房间的情形,即便飞身获得鸟瞰的视角,也只能看到外部体量而丧失了内部空间感知;与此同时,正投影则通过屏蔽视觉中必然存在的透视扭曲效果,使得投影中所有几何度量都得到只有触觉才能获得的精确、稳定的表达。 

这些视图并不来自于对真实体验的描摹,必须要围绕着几何学的空间想象以及分析、归纳的理性认知才能得以建立。一方面,这些理性图式具备了某些符号的特征,在应用中需要转译才能与人的体验相接应,这种携带着神学色彩的解码过程,极大地提升了建筑学在思想领域的地位;另一方面,抽象图式在将几何层面的问题讨论得更加透彻的同时,也使建筑设计挣脱了原本必然纠缠的物质性讨论,建筑师从此开始渐渐与匠作疏离开来。 

绘图术之为“术”,不仅是制图与表达的“技术”,从某种意义上更是决定设计方法的“学术”。基于不同绘图术所执行的建筑设计,所获得的形式类型也必然不同。比如,文艺复兴的建筑群及单体内部闪出那条通敞的视廊轴线,是通过由连续透视线来实现空间表达的科学透视法推敲设计的必然结果,以透视法为起点是不可能获得以影壁开始序列的中式庭院或放置屏风的中式空间的。许多时候,与其说建筑师是在选择绘图术,毋宁说是在选择设计方法或建筑类型。而对主投影视图的选择,则决定了建筑师将更多的设计力量投放在哪里――以立面图作为主视图的古典主义时代,在柱式应用和立面细部比例的匹配与推敲诸方面的卓越成就早已无须赘述;而现代主义在将平面图选为第一界面的同时,也注定将设计专注于平面布置,自由平面、流动空间应运而生,相应的,现代主义的“简洁”则多存在于立面;路易斯・康在金贝尔美术馆中以剖面关系作为设计起点,在复杂剖面中引入莫测的光效果的同时,也顺理成章地获得了平面和立面上双重的极简形式;正轴侧图由于实现了对平面和立面在同一界面上的同时呈现,不仅能引入更丰富的几何信息,也实现了设计在三度空间中的快捷检视,为海杜克、埃森曼等许多致力于空间操作的大师所青睐。 

绘图术的意义尚远不止于此,同样出于剖切一投影图在材料构造上的抽象性,建筑师在同一图式下才有机会将不同的物质性代入同一界面,这种类型学方法自19世纪以来一直催动着类型的归纳以及在同一类型下的多形式演绎。在理论领域,迪朗在《建筑学教程》中将建筑形式的投影抽象推向极致,并藉此将历史上千差万别的建筑名作归纳为清晰、简明的若干类;而建筑史家维特科威尔则用相同的方法将帕拉迪奥的上百个住宅收敛为十余个平面原型。在操作层面,柯布西耶的加歇别墅与特拉尼的法西斯宫尽管功能不同,外观各异,却都来自帕拉迪奥的住宅平面原型;而朗香教堂和拉图雷特修道院的平面形式也与12世纪的丰塔纳修道院如出一辙…… 

绘图术对建筑学的影响远不止于上述种种,本文意在讨论BIM在现代绘图术语境下的影响,故仅将后面有可能涉及的内容略作梳理,恕不多赘述。 

腿腿教学网-浅谈BIM“绘图术”什么叫“绘图术”


来源:行知部落


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tuituisoft/bim/2841.html

1212.jpg

13959264852(张老师)

1252642161 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