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咨询客服

QQ咨询:

点击咨询

咨询电话:

13959264852

5cdd2dc095060.jpg

发布于:2019-06-13

不同绘图术在设计方向上的取舍,在不同的时代及不同大师们的手中固然能带来不同的设计类型和形式风格,但倘若我们把目光投向“世俗”中的整个行业重新审视,其所“取”者,通常多关乎社会生产力,而其所“舍”者,带来的恐怕就是行业顽疾。 

腿腿教学网-【BIM】现、当代“绘图术”观察


如今的多数建筑师仍基于16世纪以来的剖切一投影图工作,同时沿袭着现代主义的传统――主设计界面多默认为平面图(规范的工程图纸排序将总平面和平面图放在整套图纸前面)。关于这种绘图术选型的优势,前文已述,这里我们主要审视其缺陷和盲点。 而各类信息的密切关联及分析性,恰恰是BIM技术得天独厚的优势。以Revit平台为例,任何一级独立的建筑要素,都有一个唯一名的欧姆尼分类编码(Omni Class)与之对应,这使得所有要素都先天获得了独一无二的信息附着点。从操作角度而言,文本信息不止是以写作的方式生成,在建模过程中执行的图形信息也会同时生成与之并行的文本信息。相应的,由书写方式输入的文本信息,也会决定或改变与之相对应的图元。换言之,图一文之间并没有主动与从动的关系,无论从哪种途径输入或编辑信息,都会获得与之相关其他形式信息的响应――在图面上执行的门窗设计和选型工作不仅能动态地同步生成门窗列表,同时,对门窗列表的修订也能同时实现对图面的修改。 

这种信息模式被称作“结构性信息”,即信息单元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在建筑信息模型中,墙知道自己是墙,柱知道自己是柱,这与剖切一投影图的“非结构性信息”模式有着本质性的不同。在剖切一投影图中,一组双线,要在被“指认”为墙后才代表墙,而在标注更多信息之前,它并不具备任何与墙有关的信息;而在建筑信息模型中,一旦我们定义一堵墙,它不仅遵从我们着意定义的性质,同时也将先天地具备了属于墙的其他性质――几何尺寸、热工性能、构造层次、工艺要点、材料选型、造价标准等等。这种先天携带信息构架的结构性信息的模式上百倍地丰富了建筑设计过程中的信息含量,但却并没有以同样的规模扩大信息拟定的工作量。 

腿腿教学网-【BIM】现、当代“绘图术”观察

在信息应用方面,建筑信息的统计、归类和运算也获得了空前的系统性。浅显的例子如:建筑师仍以习惯的图面或建模的方式完成可视的建筑设计成果,由他分别在不同设计阶段和设计环节执行的信息确定工作,可以一键生成门窗列表、材料列表、造价表等等;更重要的是,借助BlM技术平台自身以及与各信息处理工具的协作,热工分析、碰撞检查等功能也在充分的信息量下由高阶技术渐渐成为简易操作。 
BIM的分析性主要源自其信息的分析性,不妨认为,与剖切一投影图模式中文本信息追随图式的逻辑相反,在BIM技术中三维模型是追随甚至归属于信息系统的;而反观古希腊的建筑模型,其用雕塑手段来映射建筑成果的方式仍具有抽象性(模型通常仅外形逼近建筑,而工艺、材料则往往遵循雕塑逻辑),而BIM信息的结构性,则进一步使模型现实化了。在古希腊古老的模型一信息签模式的基础上,BIM技术将模型的现实性与标签的信息密度分别极致化了,这也构成了“信息一模型”模式的核心意义。

来源:行知部落

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tuituisoft/bim/2842.html

1212.jpg

13959264852(张老师)

1252642161 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