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咨询客服

QQ咨询:

点击咨询

咨询电话:

13959264852

5cdd2dc095060.jpg

发布于:2019-06-13

在古希腊的模型制作中,模型总是比目标建筑缩小许多倍的。从几何学上,这是相似形原理,简言之,希腊建筑美学的“比例”体系就是一套以相似形比例控制而不限定尺度的美学法则,这与建筑师从推敲小尺度模型开始到完成等比例的大尺度建筑的工作过程不无关联。在有限的比例控制下,不仅方便模型的制作和推敲,同时也有利于建筑要素的规格化制作。这是一套极具优势的建筑法则,从古希腊时代创生的多立克、爱奥尼和柯林斯三种柱式,古罗马时代增加了塔斯干柱式,文艺复兴时代增加了组合柱式,五柱式的法则在古典主义语境下沿用至今,这或许是最早的也是贯彻最长久的“标准化”体系了。 

腿腿教学网-BIM标准化,BIM标准化“绘图术”


可惜的是,工业化并没有推动现代建筑将标准化贯彻到底,不断膨胀的资本动机反将建筑形式推向不断求新求异的怪圈。如前文讨论的,剖切一投影图的绘图术体系首先对断面而不是独立的建筑构件负责,可以说从文艺复兴以来,建筑师一直是在剖切一投影图的体系下顽强地坚持着古希腊以来的标准化。这可以解释为什么相同的绘图术用于古典建筑时对美术素养的要求如此之高,因为多数作为体量呈现的建筑要素并不适宜在剖面或立面中推敲,故而更多地要交托于雕塑和绘画。现代主义以来,由于抛却了古典建筑美学,传统美学标准所赖以立足的比例体系也随之没落,功能主义促使建筑师们赋予建筑平面更多的复杂性,却在现代美学的倾向下将建筑要素的形式不断简约化,加之价值取向上更重空间而漠视实体,事实上,标准化一直没能真正得到发展。 

相比之下,BIM模型的操作是可以以分类体量要素而非断面为基本单元的,这是推敲和表达标准化构件的前提,尤其是在装配式技术的前提下,标准构件可以被建模、引用并装配起来。就建筑建造程序而言,这种“标准构件+装配逻辑”的方式远比“整体剖切+详图剖切”的方式更匹配标准化的逻辑。 

不过单就体量要素建模这一点而言,BIM模型的优势并不比其他建模工具更明显。另外,如果标准化仅能应用于装配式技术,也极大地将标准化概念狭隘化了,BIM技术下的标准化机制,其实远不止于此。以Revit平台为例,Revit的分析逻辑并不从幻灯片式的“图层”出发,而是以定义建筑要素性质的“类别-族-类型”(category-family-type)系统,如“墙”、“柱”、“梁”、“板”等都是典型的类别;而以墙为例,同一类别的“墙”往下细分,“砖墙”、“混凝土墙”等又分属于不同的“族”;同属于一族的“砖墙”,再往下细分200mm厚度、300mm厚度等又属于不同的“类型”。这些都基于建筑逻辑,故而可以在“类别-族-类型”分类系统控制下更充分地设置标准化参数;进而,对于同“族”而又不同标准规格的建筑要素,在Revit中可以通过创建“类型”选择设置分级的标准规格、自由的输入规格以及各种定值或变量,这意味着建筑师有机会在确定具体的标准化规格之前,先选择合适的建筑要素,随着设计的深入,再逐步敲定、修改以及丰富要素规格,而这些经过推敲的要素,可以在其他的位置甚至其他设计中被重复引用,并继续不断深化和丰富。 

BIM平台中的标准化功能,不仅能帮助建筑师在不转换表达逻辑的前提下完成设计,同时也实现了模型建立上的标准化机制,由于系列标准蕴涵于相同的“类”(Revit中为“类别”)中,使得建模上的标准化更胜于建造的。所以,许多应用BIM技术在两三年以上的设计团队,由于有了充沛的标准化要素的积累,可以大幅提高设计和建模效率。 

第二,从建筑师的从业任务上看,最大的变化莫过于“信息化”的引入。站在行业和学科的常规状况上看,数百年来的建筑师都更擅长处理图形信息,设计过程中,多数问题都是在图面上推敲的,而对于图形以外的技术信息、逻辑信息以及概念信息等等,其信息量大概就相当于设计说明加上标注的规模。BIM的信息功本身并不能丰富信息量,它仅相当于一个更大的信息容器,面对如此巨大的信息容量,以今天建筑师的知识结构和信息驾驭能力,是否做好准备了呢? 

腿腿教学网-BIM标准化,BIM标准化“绘图术”


第三,即便回到图形信息本身,从二维图纸到三维模型的转变,也绝非绘画与雕塑的类型差别。对于终将诉诸三维的建筑,二维图纸上所呈现的真实空间和体量状况是相对有限的,当许多详情都要基于“空间想象”的时候,对质量很深度的严格把控也无从谈起。对于现行的剖切一投影专业图则而言,行业里通常只需要控制到让整套图纸“交圈”(在许多情况下这都属奢望),而在剖切面以外,在那些图纸并未交代的地方,问题是可以被搁置的,许多问题甚至可以被滞后到施工现场才得到解决或不解决。而在模型空间中,所有的有形问题都将在建模过程中得以呈现,比如设备专业在建筑空间中的走位,大量碰撞必然在设计阶段被检视出来,这从建筑过程的全周期来看,当然是好事,但不能忽视的是,无形中建筑师的工作强度和压力也成倍增加。在提醒建筑师准备好更饱满的热情和责任心来应对新挑战的同时,建筑行业是否也准备好为建筑师未来增加的付出提供回报了呢? 

第四,“建筑信息模型”先天的“建筑”属性,是它区别于犀牛、SU等模型工具的本质特征,换言之,其他模型工具都不受形体类别的限制,而BIM模型则仅适用于建筑。这种专业化模式一方面让BIM技术得以更加专注地应对建筑的技术问题,并形成有序的建筑信息框架;但另一方面,先在的建筑要素分类也在某种程度上束缚了建筑师的思维。如Revit平台中作为基本信息和图形框架的“类别”,就是基于“楼梯”、“墙”、“楼板”等典型的建筑构件进行分类的,建筑师要执行建筑操作时,需要先选择在既定的“类别”下创建,而智能化的BIM运算也基于这些分类来进行。如果我们狂想手握BIM技术的是卡洛・斯卡帕,他的楼梯是否也适宜在“楼梯族”下创建?或者当他进入了“楼梯族”界面后,是否还能构思奥利维蒂展厅中“东拼西凑”的楼梯? 

当然,我们该有的焦虑和警醒一定远不止于此;当然,我们也有理由期待,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完善,许多问题都可以被解决。但是,鉴于我们前面对16世纪以来绘图术发展的回顾,鉴于仍未被CAD解决的剖切一投影图的不够直观,鉴于仍未超越幻灯胶片的图层逻辑的分析性,鉴于城市中仍未因计算机参数化而减缓的非理性形式泛滥,鉴于近五百年来建筑师未尝被撼动的工作方法……诸如此类,许多东西是古老的建筑学所不能改变的,更是人类天性中的栖居本性所不能改变的,我们更不能苛求由一门技术来改变。或许,我们今天所看到的BIM的无奈,会成为此后数百年建筑师们不得不面对、甚或不得不遗忘的现实。 

来源:行知部落


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tuituisoft/bim/2843.html

1212.jpg

13959264852(张老师)

1252642161 咨询